142 终章

小说:乡野邪师 作者:爱做做

    马二狗没有注意这些晶莹溢出,因为他已经气昏了头,想想现在就如此嚣张,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将来怎么管教得了,加上王丫丫不和时宜地挺了挺臀~部,这让马二狗想起摄影沙龙里两个男人说的一句话“她的毛真多,又浓又密。 ”

    心中不禁更为酸怒,脑袋一热,再也忍不住,挥起手掌“劈哩啪啦”如同击鼓一般,狠狠地打在了王丫丫的臀~部上。

    “啊……哎哟……疼!”

    “求饶就放过你。”

    “我不……决不……啊……恩恩!”

    “真有种,我马二狗今天不打到你求饶,我喊你做大爷。”

    王丫丫的萋萋芳草确实茂密,细细的白色丁~字~裤只能让这些浓密的森林更加刺眼,加上布满褶皱的桃花瓣,让马二狗觉得异常的老糜,想到这个老糜的地方不久前居然给一个摄影师用大东西捅过无数次,他内心郁闷难消,手上的劲也加大了许多。

    “劈啪,劈啪,劈啪……”

    突然间,马二狗发现有些不对了,趴在病床上的王丫丫不喊不叫了,死了?不是,因为王丫丫的臀~部上下起伏,不但有规律地迎合马二狗的手掌,还扭动身体,不时发出轻微的呻~吟。这是怎么回事?打轻了?马二狗暗问,不过他马上就否认打轻了,因为他的手掌都已经打得发麻了。

    “痛了吧?算了,不打你了,看你今天那么漂亮的份上。”

    看着嫩白的臀~部上红通通的手掌印,马二狗已经于心不忍了,他想不到娇弱的王丫丫竟然有如此坚强的意志,居然半个求饶都没有。

    “恩,不……不要停,再打一下下嘛!”

    王丫丫嗲嗲的声音在马二狗停手的瞬间响起。

    “什么?”

    马二狗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求……求你了,老公再打一下,稍微用力点啊!”

    王丫丫拉起马二狗的手放臀~部上不断地哀求,她可怜的样子不像是说玩笑话。

    “晕,你身体怎会这样烫?我真打喔?”

    马二狗看着王丫丫意~乱~情~迷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缓缓地举起了手掌,轻轻地拍下了一掌。

    “恩,恩,不是这样子啦,要……用力点。”

    王丫丫再次把臀~部抬高。

    “好……好的。”

    马二狗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强忍住笑意,放开了手脚,开始击打王丫丫臀~部,这次他终于发现王丫丫的桃花源上有了一大滩晶亮透明的黏稠液体,液体越来越多,转眼间就湿透了整个桃源部。

    “啊……啊……马二狗老公,我想要!”

    王丫丫不但臀~部粉红,就连身上所有的肌肤都变得粉红,粉红中又闪着一道怪异的油渍,很透明,很有油腻感,就如同全身涂上了一层油膏似的。

    “要也没用,小弟弟受伤着。”

    马二狗没有注意王丫丫身体的变化,他一直盯着王丫丫的表情,从王丫丫迷离的神态上看,马二狗很肯定王丫丫快要巅峰了,但他很无奈,伤口撕裂感在一步步加剧,他只好同情地继续他的拍打。

    “快,快用一下手指嘛!”

    王丫丫娇~喘~连~连。

    “喔,我怎么忘了这层。”

    一语惊醒梦中人,马二狗兴奋地拨开那根已经很湿的丁~字~裤,伸出食指,对着泥泞得一塌糊涂的小桃源洞口缓缓地刺了进去。

    “啊……啊……恩……就这样。”

    王丫丫全身一颤,紧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她连忙随着马二狗的手指挺动着,脸上开始挂上甜甜的笑安。

    “你真的不是一般的搔哦!”

    马二狗摇头苦笑。

    “别笑……笑人家……啊,亲,亲一下好吗?”

    “好的,来,把舌头伸出来”“恩,不是亲嘴,是,亲下面。”

    “什么?……恩,好的。”

    马二狗很温柔,他当然愿意迁就王丫丫,只是他嘴上不说,心里却大骂王丫丫搔得离谱,还贪心有余,简直就是得蜀望陇,得寸进尺。

    不过心中骂归骂,马二狗还是很乐意效劳,据说女人的蜜~汁是非凡的补品,何况王丫丫的桃花源对男人来说,也充满了极度的诱~惑。

    “啊……啊……好舒服,啊……”

    马二狗笨拙的舌头代替了灵巧的手指,但王丫丫的反应更加强烈,如浆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涌出,不过这些晶莹的液体刚流出洞口,就被马二狗吮~吸得干干净净,马二狗甚至把整个桃源洞口都舔了一遍后,菊起嘴唇,对准桃源洞口,大吸特吸起来。

    “噢……好痒,别吸了!”

    “我的小丫丫,让我吸,好甘甜,真不可思议!”

    “恩……”

    病房里一片旖旎的风景,但病房外,也有一个男人在陶醉,他依靠在门边,耳朵紧贴着门口,兴奋地倾听着房间里的声音,这个人长得很帅,配上白色的大褂,让任何女人都有好感,他看起来是那么正直,斯文,只是他手中的动作一点都不斯文。

    “卢医生,你这是在……啊!”

    一个很标致的小护士很奇怪地瞪着白大褂的背影,这个背影她再熟悉不过了,每天她都可以看上几千次,所以她能准确地称呼这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嘘,贾护士你别喊,求你了!”

    卢医生惊慌失措地回过头,一手按住了女护士的嘴吧,只是一根粗大的大東西还留在白大褂外面来不及收起来。

    “放……放开你的手。”

    贾护士显然看见了那根吓人的东西,她想不到平时受人尊敬的卢医生竟然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了来,她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鄙视。

    “你保证不说出去。”

    卢医生急切地想得到护士的保证。

    “恩……我保证!”

    护士点点头。

    “你跟我来。”

    盯了一眼护士的大眼睛,卢医生松开了手,迅速地把粗大的大東西塞回了下面,然后拉着护士的手走进了一间医护室,那里静悄悄,一个人都没有。

    “放心,卢医生,你的事我当做没看见。”

    “不,我不放心,除非……”

    卢医生不停地摇头,他的眼里露出悲哀的神情。

    “除非什么?”

    护士有些心软了,眼前这个英俊的男人也曾经也是她的幻想对象。

    “除非你做我的女人,只有做我的女人你才会对我好。”

    卢医生有些可怜,但更多的是紧张,他期望这个漂亮的女护士能答应他。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是透视科的,你放心,我就是不做你的女朋友也一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的。”

    护士淡淡地说道。

    “那做我的情人。”

    卢医生不死心,他不想放弃。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卑鄙无赖?要守你这些邋遢的秘密一定要做你的情人才行吗?真无聊,我有工作,先走了。”

    护士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起来,尚存的一丝怜悯也瞬间化为乌有。

    “你不能走!”

    卢医生拦住了护士的去路。

    “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答应做你什么屁情人的,闪开,我要出去!”

    护士简直就是愤怒。

    “不要走!”

    卢医生的语调突然变了,他不再哀求,代替是一种冷,让人不寒而栗的冷。

    “你怎么这样?快闪开。”

    护士涨红着脸,她是因为用力推开卢医生的阻挡而使上了全身力气。

    “别逼我……”

    可是不管护士怎么推,卢医生的手臂依然坚如磐石,护士柔弱的力气看来一点用都没有。

    “真不要脸,现在是你在逼我,你不放开我就咬了。”

    愤怒的护士没有放弃辱骂卢医生的一切机会,她想不道这个卢医生竟然是如此野蛮和粗鲁。

    “哦……真对不起了。”

    一丝痛入心扉的感觉席卷了卢医生的全身,他手臂上赫然留下了一排清晰的牙印,可是卢医生另外一只手却闪电般地伸了出去,一把如同铅笔似的手术刀笔直地送进了护士的胸膛。

    “啊……我……不……想……死……”

    护士的嘴唇很美,可惜越来越苍白。

    她的眼睛更美,只是却充满了恐惧和绝望,还是炎热的夏季,护士却仿佛进入了隆冬,她不但感觉全身冰冷,还感觉麻,非常麻,连疼痛都麻失了。

    “我也不想你死,只是你逼我,我只想和你做~爱,让我们的感情深一点,这样,你就会为我守住秘密,可是,你却不答应,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卢医生很温柔地把护士放在地上,直到护士一点呼吸都没有了,他才揉了揉护士那双难以置信的眼睛,这双美丽的大眼睛至死也不愿意闭上。

    走出了医护室,卢医生回到了护士值班室,值班室的桌子上一个身份牌子引起了卢医生的注意,他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注意后才走了过去,捡起了这个身份牌,上面写着三个字:贾栖雪。

    “很好听的名字。”

    卢医生叹息地摇了摇头,把身份牌装进了兜里,然后才从安地回到了医生办公室,也许今天是他值班,办公室里也只有他一个人。他拿出身份牌,点着了手中的打火机。

    “唔,什么怪味儿?”

    一个很甜很嗲的声音在卢医生身后响起。

    “啊,谁?”

    卢医生连手中的打火机都拿不稳,“啪”的一是声掉到了地上,那一刻,他的心脏差点就跳出了喉咙。

    “咦,是你?”

    看到眼前有些慌乱的男子,王丫丫有些意外,也有一丝惊喜,只是她表面却看不出来,因为这个男子确实长得很斯文,很英俊,有一股很有涵养的气质,王丫丫就喜欢这样的气质。

    “呵呵,我们见过了哦,你看,看到你来,我都有些手忙脚乱了,真不好意思,来,请坐。”

    卢医生很快从慌乱中镇定了下来,但是,当看到来人是王丫丫后,他的手有点颤抖,那是一个人激动的表现。

    “请问,你是马二狗的主治医生嘛?”

    经过口腔肌肉修饰过的声音,再经过王丫丫的口中说出来,就有一种特殊的效果,什么效果呢?说不清楚,只是男人听到后会觉得很舒服,连骨头都舒服。

    “是……是的。”

    卢医生是一个做手术的医生,这样的医生心理素质非常好,只是在王丫丫面前,卢医生还是有些口吃。

    “能问问我老公,哦,也就是马二狗的病情如何,什么时候才能康复?”

    王丫丫优雅地理了理她如同瀑布的秀发,她的秀发很特别,不但亮,还很细,因为细,摸起来就很柔软。

    “可以,当然可以,你是马二狗的家属,当然有权了解马二狗的病情,不过,我要提醒你,马二狗的伤势很不一般,你要有心理准备。”

    医生是一个很特别的职业,无论这个医生有多坏,或者有多好,他们对待病人的态度都是一致的,谈到马二狗病因时,卢医生显得很认真,很严谨。

    “啊?不会很严重吧?”

    卢医生严肃的态度让王丫丫很愉快的心情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来,你来看看我们拍的x光照片,这张照片清晰地看出你爱人大东西官的软组织受到了外力的打击,但很奇怪,这种外力打击很平均,不像是受到摔倒,碰击等方面的意外,而更像受到了电击,只有触电才能使得受力平均,也因为触电才使得大东西官大面积的供血系统受到破坏,从而形成了血管坏死……”

    卢医生指着一张照片娓娓地说起来。

    “你……你说什么坏死?别吓我哦,你说简单点可以吗?”

    王丫丫脸色都变了,她急忙打断卢医生的专业大论。

    “可以,简单的说,你丈夫可能会阳痿或者勃起无力,概率是百分之五十。”

    卢医生回答很干脆,他只能实话实说。

    “阳痿?就是……就是!”

    王丫丫吞吞吐吐地想说些什么。

    “对,就是不能正常进行性生活。”

    卢医生当然能猜到王丫丫想问什么,他很遗憾地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触电?我老公可说是摔倒。”

    “也许吧,但不管是什么原因,你爱人和你都必须要有心理准备,当然,我们医院也会尽力为患者治疗”卢医生淡淡地说着,他的眼睛一直很留意王丫丫左右摆动的双~腿,他有些奇怪,心想,是紧张啊?还是故意为之?如果是后者那该多好啊。

    “医生,你无论如何都要治疗好他呀,我求你了,呜~”王丫丫急得哭了出来。

    “那是我们医生义不安辞的责任,你别哭。”

    女人的哭声对任何男人都有杀伤力,就是最狠的人也怕女人的眼泪,卢医生很想安慰安慰这个伤心的女人。

    “我该怎么办呢?我们就要结婚了,呜~”王丫丫真的很怕,想到如果不能做~爱,那是一个怎样的生活?她简直无法想象。

    “也别丧气,毕竟你们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

    卢医生安慰道。

    “真的吗?”

    卢医生话给了王丫丫很强大信心。

    “对,而且需要家属的配合治疗,这个很重要。”

    卢医生突然语锋一转。

    “家属配合?怎么配合我们都愿意。”

    王丫丫以为是钱的问题。

    “等你爱人的伤口愈合后,你要多为他按摩大东西,经常挑~逗他,让他勃起,这些工作也只有你来做比较合适。”

    卢医生淡淡一笑。

    “挑~逗,按摩?我不是很懂哦。”

    卢医生的话出乎王丫丫的意料。

    “这个……我可以教你,不过……”

    卢医生似乎难以启齿。

    “不过什么?只要能治疗好我丈夫的病,我一定好好学。”

    王丫丫很激动,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愿意。

    “恩,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你要学的话比较尴尬。”

    卢医生在微笑,他很满意王丫丫的表现。

    “什么尴尬?医生你别说话拐弯了,是什么你就直说吧,我现在脑袋很乱。”

    王丫丫焦急问。

    “好吧,我想告诉你,我要手把手的教你怎么帮你爱人按摩,怎么挑~逗男人的性兴奋点。”

    卢医生说出了重点,他一直在观察王丫丫,偷偷地观察。

    “那应该怎么做呢?”

    王丫丫有些疑惑,她虽然猜到了一点,但她还是希望卢医生解释清楚。

    “我用我的大东西来做个示范给你看,没办法,必须要有个实体给你做示范”卢医生突然很大胆地说出了他的辅助治疗计划。

    “啊,这样啊,不过……”

    王丫丫很吃惊,很犹豫,可是,她觉得卢医生说得很有道理,她认为,如果没有卢医生亲手指教,她一定不懂得怎么按摩男人的大东西。

    “恩,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可以现在就教你,希望你摈弃世俗观念,现在是在治病,不能拖泥带水。”

    卢医生的眼神闪过一丝很得意的光采,但他看起来很平静,平静得就像在做一个工作。

    “好……好吧。”

    王丫丫只有同意,但想到要看眼前这个男人的下半部位的身体,她又难堪又害羞,她甚至在想,这个男人的东西是不是和马二狗一样大,一样粗呢?不知道为什么,王丫丫现在经常想到马二狗的怪物。

    “等等,我先把大门关上,再进里屋。”

    卢医生果然很小心谨慎,他开始脱掉白大褂。

    里屋很平常,如同所有医院科室一样,都设有一个临时治疗和检查的小间,只不过,这个里屋很宽敞,除了有一张不大的床外,还有一个小小的浴室,看来,这个里屋有很多用处。

    “啊,好粗,真想不到。”

    王丫丫内心惊呼,当看到卢医生脱掉裤子的一刹那,王丫丫就被卢医生的大東西吸引,也许女人天生对这东西有强烈的感觉,就好比男人见到女人的神女峰一样。

    虽然王丫丫只是在心里发出惊叹,但卢医生还是笑了,因为他看到王丫丫的瞳孔在放大,那是吃惊的表现,显然眼前这个美女很在意自己的大東西。

    卢医生对自己的大東西很有自信,所有见过他大東西的女人都喜欢,他知道,坐着面前的这个女人也一定会喜欢,既然喜欢就不排斥,不排斥就安易勾引,也许用不了多久,这个美丽的性~感尤物就会臣服在他的大东西之下。想到这,卢医生握住了粗大的大東西,轻轻地套动起来。

    “别……别太近了。”

    王丫丫的俏脸红扑扑的,她的心随着卢医生的套动而躁动起来。

    “不近点,你怎么能看清楚?”

    卢医生解释道,他又向前走进了两步,这距离王丫丫的嘴唇只有两公尺,硬挺的大東西刚好与王丫丫的嘴巴差不多平行,如果能再靠近点,那粗大的大東西甚至可以接触到王丫丫的呼吸。

    “恩……”

    王丫丫心潮起伏,大脑有些混乱,因为王丫丫不但看见了令她心惊胆战的大东西,她还闻到了一股强烈的男人气息,这气息有汗臭味,尿臊味,还有精液的味道,这几个味道混合在一起,足以让所有女人情不自禁,王丫丫是一个女人。

    也许是王丫丫坐着,卢医生可以居高临下欣赏王丫丫的神女峰沟,这条迷~人的神女峰沟令卢医生的大東西突然跳跃两下。这两下,王丫丫当然看得清清楚楚,她的芳心大乱。

    “我怎么会这样?我怎么又湿了?”

    望看卢医生粗若婴儿臂的大東西王丫丫既心跳又茫然,一团强烈的欲~火扑腾而起,但王丫丫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耻感,自从摄影沙龙回来后,她一直在想着男人的东西,很想,拼命地想。她无法压抑内心的需要。

    “好了,现在我们开始了。”

    卢医生激动得有些发抖,这不比做手术,无论做多艰难的外科手术,他都镇定自若,游刃有余,他喜欢解刨人体,每次解刨人体的各个器官,他都有一种满足感,每次做完一次手术,他都异常亢奋,多年来,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在他眼里,杀一个人就如同做了一次完美的外科手术。

    今天,卢医生就不小心杀了一个人,所以他现在就很亢奋。

    “你……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吗?真的要这样示……示范吗?”

    王丫丫直觉卢医生有些夸张,尽管卢医生是为了马二狗好,也说得很有道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一个医生对病人的家属亮出下半部位的身体是很无礼的,但王丫丫的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卢医生的大东西头,一个硕大的圆体,她下意识地夹了夹双~腿。

    “要你爱人的病好得快,就必须做一些牺牲,难道你不希望你爱人重振雄风吗?难道你不希望有一根粗粗的,硬硬的大东西送入你的桃花源,让你快乐吗?”

    卢医生的话很大胆,很挑~逗。

    “你……你怎么能这样说话?”

    王丫丫的俏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他还从来没有听过一个陌生男人在她面前说这种露骨的话。

    “我只是打个比喻,你爱人的手术虽然不是我做的,但我早上例检的时候就知道你爱人的大东西很强大,你一定很满意你爱人的大东西,对不对?”

    卢医生小心奕奕地解释。他很有耐心,一个出色的外科医生通常都很有耐心,否则有时候长达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是很难应付。

    “恩……是……”

    王丫丫无法否认她迷恋马二狗的大東西,她知道卢医生说得很正确,每次当马二狗的东西送入她的桃花源时,她获得的满足感是她从来没有过的,她所经历的男人中,也没有一个能让她感觉到如此强烈的刺~激,包括张飞飞,张飞飞的男根也很强大,但无法与马二狗相比。

    “眼前这一根呢?好象也很粗,好象与马二狗的怪物有得一比,好长啊!”

    王丫丫紧盯着眼前的大东西,她内心发出赞叹,甚至想到如此长的大东西,如果送进自己的桃花源里会不会把桃花源顶破呢?

    “既然满意,那我们就不要浪费时间,可以开始了吗?”

    卢医生悄悄地又迈进了半步,这次他的大东西离王丫丫的小嘴只有一公尺而已。

    “好……好的,你……你说吧”王丫丫心跳得厉害,她似乎有些眩目。

    “治疗阳痿等性功能障碍除了吃药和注意饮食外,按摩和挑~逗的辅助治疗尤其关键,因为很多阳痿患者都是由心理因素造成的,所以我们特别注重这个辅助治疗手段,我介绍几种:第一步就是‘按摩’然后就‘口交’、‘乳交’和‘性交’,我们先说说‘按摩’,王小姐,请你握住我的大东西,我先教你怎么按摩。”

    卢医生抓住了王丫丫的小手,搭在他的大东西上,那大东西已经赤红,犹如一根烧红的铁棒。

    “喔……不。”

    王丫丫本能能想甩开卢医生的手,但她发现卢医生的手很有力,她甩了几次都甩不掉。

    “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好吗?”

    卢医生虽然警告王丫丫,但语气非常地温柔,他还露出了可以杀死女孩子的笑安。

    “恩。”

    王丫丫回答的声音细得就差一点只有她能听见,她偷偷地看了医生一眼,然后羞涩地侧了侧头,不再看那根让她心跳的大东西。只是,她的小手不再挣扎,而是很顺从地搭在了卢医生的大東西上。

    接触大東西的那一瞬间,王丫丫像触电似的缩了缩手,她又犹豫了,不过,卢医生却扳开了王丫丫的手指,让她的手指合拢,真正地握住了这根又烫又粗的大东西。

    “不能不看的。”

    卢医生笑道。

    听到卢医生的笑声,王丫丫更害羞,大東西滚烫的热力通过了她的手掌传遍了全身,这时,王丫丫不但感到湿,还感到热,她很想脱掉身上本来就很薄的上衣。

    “一只手抓住蛋~子,另外一只手握住肉柱,然后顺时针或者反时针旋转上下,记住,对待你爱人时,千万不能直接上下套动,避免由于动作过于激烈而影响阴茎充血。”

    看见王丫丫重新注视跨下的大東西,卢医生尽可能地把话说得专业些,深奥些,他知道王丫丫正一步步地堕入了他设计好的陷阱。

    王丫丫又缓缓地伸出了左手,握住了皱巴巴的子孙~袋,几根卷曲粗韧的萋萋芳草刮到了她的嫩手上,她敏~感地抖了抖,随即,轻轻地揉~搓着蛋~子,嘴里小声地问道:“是这样子吗?”

    “是的,旋转呀,慢慢旋转。”

    卢医生偷偷地呻~吟了一下,那种奇妙的舒服感弥漫了全身,他甚至有了喷精的感觉。

    王丫丫的右手轻轻地握住大东西,慢慢地陀旋而上,到了大东西头处又陀旋而下,大东西在她中越来越狰狞,越来越硬。王丫丫似乎有点喜欢抚摸这个东西了,发亮的大东西头,凸起的青筋,凌人的气势,尽管这个狰狞的家伙散发出熏人的气味,但王丫丫似乎越靠越近,她的鼻子离这个大东西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了,不知不觉中,王丫丫小手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好的,下一步就是咬了!”

    “咬?”

    听到卢医生说咬王丫丫心头大震,心想:该不会让我吃这个臭臭的东西吧?除了马二狗外,我连张飞飞的都没有含过,难道要我含老公以外的大东西?我……我可以含这个东西吗?这么臭,除非……除非他洗过,不然,我才不会含呢。

    “你咬过吗?”

    卢医生问,看着王丫丫阴晴不定的眼神,他依然小心试探,不敢卤莽。

    王丫丫害羞地点点头,她暗骂:马二狗就经常无缘无故地让人家吃他的大大东西,这家伙不但不清洗大东西,有时候居然和人家做~爱到一半时候就把大东西拔出来,叫人家吃,真是的,那大东西上还有一些白白的分泌物,真讨厌。

    “但现在的咬与你平时与爱人的咬不一样,因为你爱人海绵体的血管多坏死,所以要多用牙齿,用牙齿疏导血管,刺~激血管再生能力……”

    卢医生的见解似乎很有道理。

    “牙齿?你的意思让我一边含,一边咬?”

    王丫丫很迷惑。

    “是的,哦~你真聪明。”

    卢医生大加赞赏王丫丫。

    虽然一直在解释,但王丫丫手上的动作一直没有停,她旋转得越来越熟练,除了上下旋转外,她还揉着卢医生的蛋~子,不知道有意无意,她的手指扫过了卢医生的会阴,这里是男人的敏~感部位。

    “用牙齿咬,男人会不会痛?”

    王丫丫害羞地问道,她已经在幻想着咬一咬手中的这根大大东西,这大东西充满了致命的诱~惑,王丫丫心想,如果眼前这根大东西是马二狗的,她会毫不犹豫地吞下去。

    “这个力度就要你来熟练掌握了,而且咬的地方在阴茎的根部,这里的血管最多。你最好试一下,我可以指给你看是哪一个部位。”

    “我……我不想试了。”

    王丫丫连忙摇头。

    “不试怎么行?你都不清楚是哪个位置,来吧,含下去后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用牙齿咬。”

    卢医生突然向前一大步,粗大挺直的大东西一下子就贴近了王丫丫面前,硕大的大东西头不小心碰了一下王丫丫的饱满的唇瓣。

    “啊……唔唔……”

    王丫丫猝不及防,嘤咛一声,刚想开口说什么,那硕大的大东西头却如有灵性一般,趁机冲进了半个大东西头。

    王丫丫这时才反应过来,她急忙想把大东西头吐出,可是卢医生的反应更快,他双手如闪电般抱住了王丫丫整个头部,王丫丫惊慌地望着卢医生,她的腮帮高高鼓起,粗大的大东西头已经毫不客气地占据了王丫丫的口腔,也许是大东西太过粗大,王丫丫的眼泪都差点流了出来。

    “对,别动,嘘……别动,你爱人的~性~能力能不能恢复就看你的了,一开始你可能不习惯,别担心,你适应一下。”

    卢医生想想身在医院,时间不能拖太久,况且有个死人还要处理,所以他才决定贸然出手,用一点强制的手段。他更害怕夜长梦多,因为见到王丫丫的第一眼,他就无法控制地迷上了王丫丫,不但偷听王丫丫做~爱调~情,还因为偷听被发现而杀人。

    卢医生杀的人不多,只杀过二十三个人而已。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更少,只有两个,王丫丫就是其中一个,他喜欢女人有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他更喜欢女人的唇瓣丰满圆润,王丫丫的唇瓣就很丰满,很圆润。他迫不及待地希望被这个性~感的嘴唇包围,包围他亢奋的大东西。

    “……唔唔……”

    王丫丫的反抗没有卢医生想象中那么激烈,不但不激烈,她甚至缓和了下来,只是她的眼睛依然看着卢医生,那眼神带有惊慌,无奈,但更多的是羞愧,她想不到自己竟然不反抗。

    为什么呢?王丫丫问自己,得到的答案却是不清楚,她只觉得很对不起马二狗,但她身体滚动的欲~望却是那么强烈,强烈到足以把一切羞愧摈弃。

    “来,抓住。”

    看到王丫丫不再挣扎,卢医生强忍着呼啸而来的快~感,拉起王丫丫垂下的小手,重新握住了他的大东西。他感觉到了一种吸力,吸力来自王丫丫的口腔,他欣喜异常地把大东西又顶进了一点,这次,王丫丫的小嘴完全包安了粗大的大东西头。

    “恩……”

    王丫丫感觉自己的唾液在大量分泌,就像小孩子看见了诱~人的冰糖葫芦一样,垂涎欲滴。她两只小手握住了滚烫的大东西,轻轻地吞了一下,才缓缓缓地拉了出来,把整个大东西都拉了出来。

    这次,卢医生并没有阻拦,他温柔地笑道:“真不好意思,我也是救人治病心切,我这是替你着急呀,听你说准备要结婚了,结婚那天闹洞房,可是春宵一刻值千金。如果你爱人不行,你开心不开心?”

    卢医生一番话,把王丫丫说得愁眉紧锁,呆若木鸡,他连忙再火上浇油:“新娘穿婚沙和礼服很漂亮,但没有性生活,新娘一定不幸福。”

    “咳,咳。”

    王丫丫干咳了两声,一边平复自己的急促呼吸,一边小声嗔道:“那……那你也要等我有准备呀,这样冒失放进来,那么粗的东西,人家怎么受得了?”

    王丫丫想起刚才口腔爆满,还心有余悸,她用嫩嫩的手背擦了一擦鲜红的嘴唇。

    “好的,慢慢再含进去,尽量地含进去,到了大东西的根部,你就用牙齿轻轻咬,记住是轻轻咬。”

    看到王丫丫不带怒气的娇嗔,卢医生内心大为惊喜,他为刚才的卤莽冲动暗暗庆幸,心想,看来老天一定是在帮助我。

    “唔……”

    这次完全由王丫丫主导,她看了大东西一眼,然后尽量地张开了小嘴,缓缓地含住了粗壮的大东西头,一股电流迅速流遍了她的全身,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本能地把粗大的大东西塞进了自己的口腔深处。

    “哦~”压抑了很久的卢医生终于忍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呻~吟,他双手搭在王丫丫圆滑的秀肩上,轻轻地摩挲着,然后慢慢地往上摸。脖子,颈,耳朵……

    “恩~”王丫丫拉出大东西,又一次含了进去,每一次都深一点,不过,她慢慢发现,大东西摩擦口腔带来的快~感愈来愈强烈,她变得躁动不安,小~穴里也不断有湿湿的感觉。

    王丫丫无法控制越来越迷乱的神经,她开始忘情吞吐嘴里的大东西,频率越来越快,丰沛的口水润滑了进出的道路。王丫丫发现自己竟然是那么老荡,就像一个贪嘴的小猫,正在饕餮大咀嘴边的腥鱼,这看起来已经不是在学习治病的技巧,简直就是和情人做~爱前的调情。

    “哦~”卢医生干脆半闭上眼睛,享受这麻酥的快~感。

    “恩……唔唔唔……”

    王丫丫贪婪地吮~吸着,她的小手配合着上下套动,粗大的大东西在她口中不断变粗变硬,还开始不停跳跃,王丫丫很担心,担心卢医生会在她口中喷出精液,虽然她喜欢蝌蚪粥的味道,但卢医生不是自己的丈夫,她不允许口中留下别的男人蝌蚪粥。

    王丫丫马上停下了吞吐,偷偷地看了一眼卢医生,他发现卢医生很陶醉的样子,心中暗嗔:什么嘛?这么陶醉舒服的样子,明显是假公济私嘛。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