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回家!(大结局)

小说:我的嫂子是厂妹 作者:一口黑锅

   听着曾豪的声音时,我忽然间说不出话来了。

    犹记得当初曾豪出事的时候,我是刚过完年从老家赶过去的。看着他当时躺在病上的那样子,我曾经对着老天爷祈祷,祈祷着他能好起来。

    我是一个很怕失去的人,不管是当时还是打这个电话之前在我的心里面我都将他当成我最好的兄弟,和小马哥和刘一他们一样。

    但现在看来,我好像被骗了快一年了吧?

    “喂,青姐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电话那头的曾豪见我一直不说话就问了声,我深呼了一口气,

    “曾豪,为什么现在才?”

    电话那头死一般的安静下来,我见状再次说:“我知你很惊讶,但现在咱们兄弟俩没必要再兜着了。你也别想着怎么才能把这件事圆过去,我需要听的是实话。”

    “实话你不是应该已经想到了吗?”曾豪似乎在那边也叹息了一声,我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绪,笑着说:“不,我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甚至没有打这个电话之前,我都没办确定就是你。我是一个不容易死心的人,除非证据全部摆在我面前,不然谁来和我说我都不会相信。”

    “你难真把我当你过命的兄弟了?,我以前的故事都是骗你的,现在这社会义气其实都是坨狗屎。你真别相信,因为现在的义气都是有筹码的,你明白吗?”

    曾豪就像是在和我聊天似的说,我继续笑:“他们能出的起你的筹码吗?风影就在你手上,那里钱多数也是你来赚。你不是一个那么没远见的人,甚至在我心里你才是最聪明的那个,你应该很清楚再多的钱你也能创造出来不是吗?”

    “但是超出了钱的范畴呢?比如我这条命早就注定是陈宇的。”曾豪反问着我,我一时之间沉默了下来,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开口问他:“你欠陈宇什么?”

    “一家人的命,我爸一直都活着,他也不是一个什么混子。就一地地的农民,但是那年他开车碾死了人,我家赔不起。我当时就跟着陈宇混的,他帮我出了那笔钱。其实钱不多,就二三十万。但在那时候他算是救了我们一家,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扮演着这样的角,帮助他除掉各种各样的人,当然也包括你。”曾豪淡淡的笑

    听着曾豪的话我无言以对,他们之间居然还有着这样的故事。但忽然之间我又觉得曾豪有点蠢了,说:“你应该帮助他办过不少事吧?该还的不是应该都还清楚了吗?何况你跟着我的时候陈宇已经不行了,何必还要来和我作对?”

    “有些时候我自己也知我该做的已经够了,但是……算了,这些不重要了。咱们还是说说,你我之间到底怎么办吧?”曾豪叹息着说,我深呼了一口气其实那时候我有点哽咽。

    就算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很多时候总是喜欢被绪所左右。尤其是这些跟着我最亲的人,他们要是做了点什么事我会很敏感。如今的曾豪什么都招了认了,我就觉得自己原来并不是那么的让人尊重。

    这时候我不自的看向了后的小马哥他们,他们没有全都是低着头不说话。我沉默了好久,曾豪没有挂电话,而是说

    “风影的人我不会用,但我知我这样的人不可能活着。我只有一个愿望希望哥能答应我,其实话说回来能做你的兄弟真心好的,至少有一种被人当人看的感觉。呵呵,你也别想别犹豫了,我在深圳等你,死还是死在你的手上没那么憋屈。”

    “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我沉声说,曾豪:“别为难我家人。”

    “放心,云会的规矩就算我也不会破。你的家人会好好的活着,你也有机会,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云会会专门有一组人去找你。不管你去哪儿只要有线索就会去把你找出来。如果没有找到我也懒得找了,那你就能活下去。如果被找到了,我亲自手。”

    我说完了这最后一段话就将电话给挂断了,看了一眼手中陈青的手机我将它踩碎在了脚下。这时候郭航走上了前来,我看到他的眼眶红红的。我们这几个人和曾豪关系最好的,就是我和他了。

    “我去找他吧。”郭航说了声,我摇了摇头,说:“我给了他一天的时间逃命,但我知他肯定不会逃。明天让人去深圳找,如果他跑了你亲自出手。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了也得把他带回来,如果他没跑……。”

    我说不下去了,郭航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终究还是不下心下手。”

    我抬头苦笑了起来,说:“我不管他是真心还是故意和咱们有了那些,但实话说和咱们做对的人我下手一点犹豫都没有。可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有一种人得除外那就是他。”

    “算了,人之常我最明白你们俩。而且明天我还是会亲自过去,希望他在吧。我觉得他也肯定会在,他可能比你自己更加的了解你。”郭航说了声,我点了点头对他说:“行了,你们几个都回去吧,医院里用不着这么多人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郭航嗯了声然后就帮我和小马哥他们说了声,我知小马哥他们想和我说点什么。但其实都是安的话语,他们也很理解此刻的我心如何。先是芸姐受伤,后又是知了曾豪的背叛。实话说那一刻我的心的确是于极端的边缘,有时候我自己说自己重在别人看来似乎有点自卖自夸的意思。

    但不管是任何人,自己都是最为了解自己的那一个。等到他们走了,我其实就站在窗户边看着他们。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最为幸运的就是有了这一帮子的弟兄,有着他们陪着我一起在这个社会上打拼着。

    可现在知曾豪一直都是在伪装着,也许他曾经也是真心将我当成他的兄弟。可裂痕出来了就是出来了,不可能当成没有发生过的来看待。

    在窗外不知站了多久,发现得回去看看芸姐的时候我才在去之前给老打了个电话。

    老现在在上海老常家里面呆着,他接到我的电话就问:“这些天玩的怎么样?”

    我长话短说的和老把事说了一下,老愣了好几秒种才回过神来,说:“就知你小子不是一个省心的主儿,记住香港那个地方你不要再去手了。那边不同于内地,你现在羽翼未丰本就不适合去那里你不知吗?那边的事如今能这样解决就这样解决算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过去。至于你说的事,我会安排人但你做好付出一大笔钱的准备,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不死,我心难安。以前就错了,不能再错了。”我说,老嗯了声就:“好好照顾晓芸,这事儿别给你爸说省的他们白担心。”

    “我明白,叔到时候需要多少钱你给我个电话,我马上就能转给你。”

    “嗯,就这样说了,你等着你常叔把你骂一顿吧。不过你别顶,那家伙现在好像也明白了很多事,没以前那么的固执。你就好好认错,事该做他还是会做的。对了,还有件事晓溪下个月订婚,那时候你们差不多就该回来了吧?”

    我闻言愣了愣,:“晓溪订婚?和谁?”

    “还不是官二代,强强联手嘛。不过也是晓溪自己点头答应了下来的事,你常叔没着她,小伙子人还神。最主要的是,和你小子长得还有点像呢,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带着一子的傻儿。”老一说起来就骂咧咧了,我苦笑:“我笑起来哪里傻了。”

    老:“哪里都傻。”

    说完,老把电话挂了。我拿着手机站在原地却好似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正准备要不要给消息打个电话呢最后还是止住了这种心思,迈着步子去了病房里面。

    芸姐还没醒,一直到了晚上才醒转来气也好了不少。我和夭夭一直在医院里面照顾着她,晚上也在医院里面将就着。

    第二天郭航和耀强就一起去了深圳,他们走的时候和我打了一个电话。我知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曾豪真的没有逃。而且郭航和耀强还和他聊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只是到了晚上,曾豪他……却跳楼了。

    当时我想去看看他最后一眼,可是芸姐在住院我走不开。郭航和耀强回来的时候,将一封信给了我,是曾豪死的时候揣在口袋里面的。

    那封信是写给我的,那天我一个人将自己关在卫生间里面看了很久很久。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但那封信我看完了也看到了曾豪最后的意思。

    他觉得他必须得死,只是遗憾没能将我们之间的兄弟脆点。当时看完那封信的时候,我就见给他给烧了。曾豪在心里面就好似看透了我一样,说:“把信烧了省的你留着以后不小心看到,又难受了。”

    这个王八蛋背叛了我,但最后却把我看得透透彻彻。不过从卫生间出来我也没有再去想那些了,也许他走了这似乎是一种很好的结局吧。

    回到病房里面,我打开了夭夭亲自熬的粥喂着芸姐。芸姐神头一天比一天好,总是念叨着要回去住院。我没让,因为我知四海会不会再来针对我。霍振海和杜锋这两个人那次见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我这个堂主只当了个几天而已就被撤了。

    不过香港这边我还是听了老的话,现在还不是我那么的时候。先将自己在老巢的地位稳固了我才能想着继续往外边拓展吧?

    芸姐被我强行留在医院住着,一连住到第六天的时候我接到了老的电话,说:“事办好了,那家伙被抬出了看守所,香港那边过来了几个人给他买了一块墓地葬了。”

    香港过去的人我想也知肯定是霍振海,他终究还是没有抹掉他的子也最终将她的哥哥给安葬了。我没有去见陈宇,一个恨得牙而且已经下葬了的人没什么好说的。我甚至都没和芸姐说,也许她从我的脸里面也看出了些什么来,只是什么都没有问罢了。

    芸姐一连住了半个月的院,最后我发现她的确什么事都没了这才同意回去。在香港这边几乎是一点事都没,我们这些人就全部收拾好回家了。

    也许早就该听芸姐的话,就当是来香港旅游的,那样可能会好受点。不过当我们几个来到机场的时候,看着繁华的香港小马哥吐出一烟,说:“子,这地儿我觉得咱们还会来。”

    “我也有那种感觉,等到下次咱们再来的时候可不能这么没准备了。”我笑着说,刘一居然跟着点头说:“他奶奶的,等到哥哥下次再来香港的时候,我要翻那些王八蛋!”

    “哈哈哈……!”我们几个哈哈大笑了声将手中的烟完就一起走了机场内,看到芸姐我上前住了她的肩膀然后一同走了候机室。

    几个小时候我们下了飞机重新回到了温州,严打已然过去当初的那些兄弟们又开始活了起来。我们几个一出机场的时候,立刻便有着一辆辆的轿车开了过来。

    每个家伙都穿的人模狗样的,一西装墨镜见到我们几个还跟着电视学坏了的样子弯:“哥,小马哥,一哥,耀强哥……欢迎你们回家!”

    我们几个顿时间一脸吓傻了的样子,但是老却是从最前面的一辆车走了出来,一脸不怕张扬的说:“小子们,欢迎回家!”

    看,我们几个全都明白了肯定是这闷老男人出的主意。想这儿,我们几个相视一眼便是跑了过去然后一把将老给抬了起来,高高的往天上抛去……!

    全书完!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