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第三十八章 宫殿底下有隐情

小说:七叶重华 作者:古风卷

“没有别的奇怪之处了吗?”

妄卿没有理会无墨的追问,凝眉深锁,半晌她才喃喃自语道:“也是……当时因为有帝君帮忙,我便没有去宫殿底下查看。因为帝君说没有什么东西了,我们才离开。可是在那不久之后,帝君就失踪了,难道跟宫殿底下的东西有关?”

“什么?帝君失踪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没人告诉孤!”天帝听到这个消息,显然颇为震惊。

妄卿见他的样子,慌忙摆了摆手,“说不是失踪,也算是失踪。哎呀,总之七叶前几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还好。我们这次来天宫,也是想让无墨帮忙寻人的。”

“帝君到底出了什么事?!”无墨没想到她们两个人跑来天界,是因为帝君出事,当下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起来。

妄卿瞅了一眼七叶,无奈地笑道:“七叶跟重华之前去人间游玩,遇到了一名叫织岚的女子,对方长得……跟上古时期的织岚一模一样。反正这些年她呆在禅尘殿,倒也没出什么幺蛾子。但是最近,我刚得到消息,那个织岚将帝君拐走了。”

无墨猛烈地咳嗽两声,这下明白过来,为什么七叶刚才的表情,有些难堪……

天帝听是这种事,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帝君毕竟是仙体,我出手的话,能找到的快一些。当务之急,我们是要去无妄殿,看看宫殿底下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听到天帝能轻易找到重华,七叶也放下心来。只要重华无恙,她便不会担心了。若是当面对质,对方真的是喜欢织岚……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坦然的放手。

一行人刚出天宫,就遇到了追来的流年。知道对方将小雪依完好地交在了小胖子的受伤,七叶悬着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披星戴月赶到幻琉宫的时候,宫中的女仙大多都在沉睡之中。

守夜的女仙见天帝他们前来,上来行了礼,就让妄卿挥退了下去。

她接过对方手里提着的蝶灯,引领着众人,来到了地下宫殿的门口。

巍峨的石门,两边雕琢着两条耀武耀威的天龙。天帝看到这幅情景,嗤声冷笑,“那个慕容霸天好大的胆子,倒是蒙蔽了所有人。原来从上古时期开始,他就有将母后取而代之的想法。”

栩栩如生的天龙,从胡须到鳞甲,精美无比,显然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才塑成的。

七叶跟在他们身后,一步步走入地下宫殿,也被眼前的场景所震撼。硕大的地下宫殿,只能用空旷来形容。

单只一眼,也不难猜出,这里的面积只怕被天宫还要大上几分。

“封印的法术和机关,已经被我们给破坏了。”妄卿提灯走在前面,再一次进入这里,那种悠远的远古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心生震颤。

无墨跟在旁边,手中的扇子不停抖动着,“的确是花了很大的心思,我听闻当年那个清遥城城主——慕容霸天,很少来天宫走动,现在想来,只怕是将时间,都花在这上面了吧。只可惜啊,他筹谋多年,最后还是不得善终。”

七叶听了这番话,跟着沉默了下来。因为定天珠,她曾经回到过上古时期,也阴差阳错的成了对方的女儿。不得不说,慕容霸天给她的感觉,的确很不好。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对慕容瑶确是极其好的。

只是可惜,有些人注定承担不起内心的欲望,所以也只能作茧自缚,自寻死路。

“上一次我跟帝君为了清除周围的法术,可是花了好几天的功夫。”妄卿看着周围被破坏的雕塑,无奈地开口道,“那时候我都感觉这里永远走不到尽头。”

众人顺着一条悬空的石阶往下走,天帝忽然停住了脚步。

妄卿察觉到,回头就看到天帝的眼眸盯着石阶下面的某处。

众人跟着探头望去,这才看到悬空的石阶下面,竟然有一个细小的洞口。

“咦?这是什么?”妄卿第一次看到这个小口,飞身而下,就看到这个小洞口的周围,还有一些散落的石屑。

天帝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个洞口,开口声音里带了些许寒意,“洞口的周围有利爪留下的凹痕,但是这些凹痕时隔久远,想来曾经这个地下宫殿,不单单只是慕容霸天一人。”

“这些抓痕还很短,难不成是啮齿类动物?”

“有这个可能,”天帝听了妄卿的猜测,略点了下头,“继续往里面走吧,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些不一样的线索。”

妄卿看着这个狭小的洞口,眉头皱地死紧,上次她跟帝君前来,因为要解开各种复杂的法术,竟然忽略掉了这个洞口。

当时他们若是发现,说不定真能找到什么线索。

可是现在,已经过了那么久,即使这个洞口的主人还住在这里,被他们的到来一搅,只怕早就逃之夭夭了。

地下宫殿常年不见天日,空气中夹杂着的,都是阴冷的寒气。

重新回到这里,让流年感觉非常的别扭,等众人走到曾经坍塌的石桥边缘,流年跑到妄卿旁边,一脸的委屈。

他伸出胳膊搂着妄卿的手臂,仿若怕冷一般。

“这里曾经有座石桥连接两处,”妄卿说着,将身上的丝带甩出。长长的丝带,瞬间化成一条银河,横跨两边,形成了一座银光闪闪的桥面。

“妄卿,我不想过去。”流年害怕地开口,嘟起嘴来,样子楚楚可怜。

“有我在呢,流年不怕……”妄卿心疼的瞅着他,知道下往下走,就是流年被定天珠幻化身体的地方。她抬手握住对方冰冷的小手,咧嘴笑了起来,“真的,妄卿会保护你的。”

“我的天,”无墨不合时宜地打破这里温暖的气氛,扇子猛烈一扇,哼道:“摆脱考虑考虑我们的感受好吗。”

说着,眸子里满是幽怨之色。

妄卿懒得理他,冷哼一声抬脚走上了桥面,“你这个花花公子,还想让我体谅你?”

“毒舌,”无墨直接回了一句,转脸看向旁边的七叶,“你说说,她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七叶笑弯了眸子,这是实话。妄卿现在有了流年的陪伴,整个人都快活了起来,“难道,你喜欢她从前冷冷清清的样子吗?”

无墨啧啧两声,将手里的扇子一收,“说实话,闭嘴最好看。”

“你!你不许说我家妄卿!”流年气呼呼地转过头来,可是配上他闪亮亮的大眼睛,里面的威胁之意直接弱了几分。

无墨开怀一笑,跟在后面上了桥面。

“不对啊,上一次我净化流年,虽然费了不少时间,可是帝君却用那段时间就看完了下面的情况。可是现在,我们明显已经走了很远啊……”妄卿提着手里的蝶灯,停住脚步,偏头看向旁边的流年,“这里是不是还有什么捷径?”

流年使劲晃了晃脑袋,委屈道:“我对这里的记忆很少……”他低下头,想起从前收到的虐待,身子忍不住发颤。

见到他这幅样子,妄卿既心疼又无奈,“早就跟你说了,别跟来,非要跟来,现在知道害怕了?”

“我不想离开妄卿……”

前方秀恩爱的姿态,让后面的无墨彻底无语。反观天帝,从头到尾一张脸绷得死紧,仿佛看不见眼前的浓情蜜意。

七叶看着他们两人暖暖的互动,却觉得甚是温馨。可是一想到重华,又难免有些失望。

见后面的三个人没有半分声音,妄卿狐疑的转过头来,“喂,我说的话你们听没听到。”

三个人这才同时抬起眼睛,看向妄卿。

“听到了,不就是觉得道路不对嘛……”无墨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反正这个地方就这么大,走哪里都无所谓。”

妄卿见其余两个人没意见,提着手里的蝶灯,顺着路一路瞎走。

一行人绕了半天,最后到了一扇被封堵的门面前,妄卿刚要用法术打开,就听到后面的天帝开口道:“这扇门如果开了,你的无妄殿就是不想要了。”

妄卿一听这话,吓得赶忙缩回手来,“此话怎讲?”

“这扇门说是门,其实也不是门,”天帝走到妄卿身边,口中念念有词,一道金色的光芒乍现。

随着天帝手掌重重拍在门上,一道金色的封印乍然而现。原本存在的石门,顷刻间没了踪迹,变成了像周围一样的石壁。

妄卿见状,吓得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帝君要封印这里,这道门若是打开,是不是直通魔界?”

“没错,”天帝收回手掌,“不过这扇门若是没有慕容霸天开启,旁人是无法打开的。我给你封印了,省着日后突然出现什么变故。”

“可是到了这里,已经是地宫的边缘了,”无墨看着四周的情况,无奈道:“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在啊。”

“不对,当时看帝君的样子,明显是见到了什么,否则他不会多言的。”妄卿笃定地开口,“定是我们遗漏了什么。”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