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第四节

小说:婆媳一家欢 作者:凌霄遥

第十四卷第四节
  可是樊义居然这么晚回来.。回来.后没有半点甜言蜜语……
  积蓄了一天的怨气统统爆发了!
  “神经病!”樊义倒抽一口冷气,猛地推开她。刚才她的指甲抓到了他眼角,火辣辣的疼。
  他过去.镜子前查看眼睛。
  “你说谁神经病,你说谁神经病……”莫雅婷更加歇斯底里,光着脚跳到他身上去,手脚并用,“你出去风流了一天,回来.就看我不顺眼了?你还打我,你还推我,你竟敢打我……”
  樊义在镜子里仔细查看,眼角已经有了一道明显的划痕,一直划到太阳穴。莫雅婷的拳脚还在不断袭来,他胡乱招架,招架了几下动怒了。
  “疯了!”
  抓起沙发上的衣服摔门而去。
  “小义,小义……”殷淑秀听到开门声,追着出来的时候,樊义已经径直进了电梯。
  “怎么.回事,小义怎么.突然出去了?”殷淑秀回来.责问莫雅婷,“我听见你们在吵架,到底什么.事一回家就吵?莫雅婷,听见没有。我问你话呢”
  莫雅婷被樊义摔到了地上,坐着发愣。
  “你坐在地上干嘛,到底发生了什么.?”殷淑秀皱眉。她接连问了几遍,莫雅婷抹了一把眼泪,冷冷开口了。
  “不关你的事!”
  殷淑秀被噎得半死。
  “好,不关我的事!”她也摔门走了。
  屋子里现在剩下莫雅婷一个人了,呆呆坐了很久。夜间的地上凉,她浑然不觉,只觉得身子早就已经成了一块冰,从心底冷到四肢百骸,冷得一点温度都没有了。
  一向柔情蜜意的,体贴入微的樊义,竟然骂她是神经病,疯子,推她摔她,决然出走。白天她哭了一天,想要回娘家想要分手,想了种种,都是假的,她其实什么.都不想。她不过是耍耍脾气,目的只是要他哄她迁就她,只要一个拥抱,一个热烈的吻,她就会破涕而笑,投入他的怀里。
  寂寞的滋味太难受,父母不和,有意无意忽略她。她饱尝了寂寞二十年,好不容易找到了肯全心全意疼她爱她的人,她的一颦一笑他都关心。她不愿意闹别扭,更不愿意让别扭多保留一分钟,所以她发脾气,她打他骂他,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大家解释清楚,尽快恢复亲密。
  可是樊义不愿意解释,不但不愿意,还厌恶地走掉。
  还有什么.意思呢?世界上唯一关心她的人,在看到她哭肿的双眼后不但没有安慰她,反而恶语相加。莫雅婷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手脚已经麻木,她蹒跚走到床边,轻飘飘坐下来。
  “我要让你后悔,后悔一辈子……”她喃喃道。
  樊家的大门在午夜十二点的时候被擂得山响,有人在外面大声叫喊电话.开门,快开门,开门!”
  殷淑秀骤然惊醒。
  好像有人敲门。她迷迷糊糊想。身边的小星星动了动,她条件反射拍拍,“宝宝。乖乖睡,奶奶在这里……”小星星现在和她睡。搬回樊家后,她主动提出晚上带小星星,“阿正和燕子白天都要wesfhranrrgba.,晚上带孩子影响睡眠,不如就让小星星和我睡秀秀的房间。”
  凌燕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奶奶,还是让小星星和我们一起。你白天忙了一天,晚上还要照顾她,太劳累了……”
  “没什么.,反正我睡眠也不好,正好给她盖被子,你们睡得太沉,小星星被子蹬掉了都不知道.。”殷淑秀说。帮助儿子.儿媳是一个原因,还有个原因是她不愿启口的。樊德银和许珊珊那一出,虽然已经过去.,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是永远无法抹灭的。就像是墙上的一个脏脚印,可以忽视它,走过的时候睁只眼闭只眼;可是一旦正视,那污痕简直触目惊心!虽然她搬回来.,照常生活,可是一切都不一样了。她可以照顾他,可以给他洗衣服做饭,可是不会再接受他的爱抚和亲密了,连靠近他都感到厌恶。
  带着小星星住樊秀的房间,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对大家都好。
  “开门,快开门!”门外的声音越加大了,这一次还加上了大力拍门,殷淑秀猛然坐起来。
  “哇……”小星星被惊醒了。哇哇大哭。殷淑秀忙把她抱起来哄,止不住疑惑,是谁这么半夜三更来敲门?殷淑秀开了房间门出来,凌燕也被惊醒了,披着衣服在门口张望,殷淑秀把小星星递给她,“你抱着孩子,我去看看。”
  “快开门,快开门……”
  殷淑秀摸索着打开电灯,嘀咕道电话.谁啊?深更半夜敲门,鬼子进村了?”在猫眼里一看,门外站着两个人,正是莫雅婷的父亲和母亲,神色焦急,莫母的头发乱成鸡窝。
  “快点快点,婷婷吞了安眠药自杀了!”
  门打开,莫母旋风般涌进,直接把殷淑秀挤到了一旁,还没站稳,就听得这爆炸的一句话。
  “什么.,你说什么.?”殷淑秀直接就傻了。
  “婷婷,我的傻女儿啊,你在哪里?”莫雅婷父母还是第一次来樊家。找不着东南西北。凌燕在走廊哄小星星,条件反射往樊义房间的方向一指。
  “让开,我来!”樊义的房门紧闭,莫父冲到门前狠命用肩膀撞去。门应声而开,应该说是瞬间推开。门是虚掩的,没有上锁,莫父这一撞用了全身力气,直接跌进屋子去。他似乎撞到了什么.,哗啦啦倒下一片。
  “婷婷,婷婷……”莫母跟在fzagnggfbl.身后奔进去。
  全家人都被吵醒了。樊正和樊德银也起床,出来问凌燕电话.发生了什么.事?”
  “好像是婷婷……”凌燕抱着小星星摇晃。小星星从来没有在睡梦中被人这样惊醒过。一个劲哭个不停,凌燕本来想跟进去看,看到莫父莫母的架势,担心波及到小星星,吓得又退回来.。
  “婷婷自杀了,哎呀,为什么.啊?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啊……”在门口发愣的殷淑秀终于回过神来,爆发出一声大喊。
  “不好!”
  樊正还在系睡衣带子,顾不得衣衫不整,瞬间进了樊义的房间。
  樊义的房间已经乱成一团。有个黑影在床边大哭大闹,还有个黑影在屋子里摸索,嘴里喊电话.电灯呢,电灯呢?”樊正打开电灯。这时候樊德银和殷淑秀也进来了,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一幕。
  莫雅婷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莫母发疯地扑到她身上,“婷婷,对不起,妈妈才看到你的短信!婷婷,你怎么.了?你答应妈妈一声!婷婷……”
  地上一片凌乱,莫父倒在桌子前面,一只脚卡在缝隙里,拼命挣扎,嘴里大叫电话.快,快送医院……”
  樊正一个箭步跨过去.,伸手放在莫雅婷鼻子上。他长嘘一口气,“还有呼吸,马上打急救电话.!”
  医院的救护车来的时候,整栋楼都惊动了。
  “让开,让开!吃安眠药自杀的在哪里?”护士抬着担架驱散看热闹的人们。片刻后,莫雅婷被抬出来,卷曲着身子,一头长发散乱在担架外。莫母在旁边歇斯底里大哭。看热闹的人群一阵骚动。
  “就是这个,殷淑秀的儿gxgihftutp.,吞安眠药自杀啦……”
  “啥,服药自杀?哎哟这些事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哦,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人。有什么.想不开哦,要自杀?”
  殷淑秀跟在身后。忙得披头散发的样子。经常和她聊天的老hjeirerm6eihv.们上去叫她电话.淑秀,怎么.了?”
  “你儿gxgihftutp.真的吃安眠药自杀?真的还是假的?”
  “淑秀,你不是说你儿gxgihftutp.又温柔又好,怎么.会服药自杀……”
  平日里好强的殷淑秀这时就像一个战败的公鸡,垂头丧气,无力地摆摆手。
  “淑秀,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我知道.你儿gxgihftutp.吞了安眠药,吃了多少啊?”隔壁陆edajihexr.追着问。陆edajihexr.离樊家最近,大家都向她打听第一手消息,陆edajihexr.本着尽量完整报道八卦的态度,务求搜集到细节。
  凌燕抱着小星星过来.了,隔开这群穷追猛打的大妈们,“陆阿姨,李阿姨,我妈已经比较累了……”她拉拉殷淑秀的手,“妈,你跟我yuhhfuiuqub.吧。医院那边,樊正和他们一起去就行了。”
  她的手颤抖得厉害。凌燕轻轻握住,柔声劝电话.妈,你放心,医生来得及时,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去医院洗洗肠胃就没事了。你不用太担心……”
  “可是我还是不放心……”殷淑秀紧紧抓住凌燕的手,“燕子啊,你说我们家没亏待她啊,她为什么.就要自杀,服药自杀,她怎么.就能干出这样的事啊?幸好她爹妈来了,要不然死在我们家里可怎么.办啊?”
  “淑秀,yuhhfuiuqub.吧。别担心,会没事的!”有双温暖的手轻轻放在殷淑秀肩上,她抬头,樊德银站在身边。“走吧,我们yuhhfuiuqub.,医院的情况,阿正会打电话.回来.的。”
  樊家的客厅灯火通明,殷淑秀在屋子里走动,坐立难安。拂晓的时候,樊正打来电话.。
  “抢救过来.了。医生说,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殷淑秀身子摇晃几下,倒在沙发上。
  “好了,没事了!”樊德银也擦了一把汗。起身搀扶老太太,“妈,你去睡吧,没事了。”
  “阿弥陀佛!没事了没事了!”老太太连声诵佛。
  “妈,你去休息一下吧!”凌燕见殷淑秀脸色苍白,过去.扶她。殷淑秀刚要站起来,却觉得眼冒金星,全身无力,眼前的一切在旋转。她低声道电话.不行,我先坐会儿。”第十四卷第四节第十四卷第四节是 ,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