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你嫌弃我家,要和我分手

小说:婆媳一家欢 作者:凌霄遥

虽然樊正还不错,着名建筑大学毕业,工作业绩也不错,人品也好,可是相比起谢添,就相差得太远,更不用说有个这样的家庭……凌乐山不是势利的人,但事关女儿终身幸福,也就格外谨慎了些。
  “妈,我们不是离结婚还早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见老爸老妈异口同声,凌燕顿时觉得不妙。
  “对了,不是还没结婚,什么都来得及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艾萍顺水推舟,“那就好好想想,认真想想,婚姻大事非同儿戏!你一定要谨慎,出不得半点差错的……免得到时候你也在那个家里打得鸡飞狗跳,到时候哭鼻子也没用了……”
  “妈!你是不是开玩笑啊?”凌燕失声喊,自从那天去樊家上门后,她隐隐感到老爸老妈对樊正有了意见,却不知道原来事态已经发展如此!心下一凉,仔细看父母的神色,竟是一副认真的样子,没有半点玩笑在里面。
  这一转变来得突然,凌燕不由大为慌乱,顿时滚下两行眼泪来,急得跺脚电话妈,到底怎么了……”
  “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们都是为你好!趁现在还有机会……”凌乐山在她的婚姻问题上一直没有发表过意见,这时候也惜字如金,点到关键为止,返身回房,转身时看了妻子一眼。
  分工合作!
  艾萍心领神会,轻轻把凌燕推进她的屋子,开始细致到位的劝说。
  “燕子啊,不是我们要干涉你的婚姻自由,我和你爸爸无非是为你好……”
  劝女儿扔掉一份感情,当妈的怎么会不难受?艾萍的脸上也落下泪来,扯了纸巾擦拭,“你是我的女儿,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什么都为你打算,这次让你多考虑,也是生怕你被爱情冲昏头脑,一时糊涂嫁到樊家。到时候,后悔就晚了……”
  凌燕扭开头去。
  “你ziji不也说他家人素质低!你看看樊正他妈是什么人,他妹妹是什么人,一家人,亲生母女还生打死闹!对外来的会好?你也是个急性子,外加没心眼,嫁到他们家,万一三天两天打打闹闹,要生要死,你叫我们怎么能放心啊……到时候我和你爸爸还不得急死……”
  “他妈是他妈,关我什么事?我们可以不和他妈一起住……”凌燕不耐烦。
  “不住在一起就不来往了?那是樊正他妈,她要是到你家溜达,指指点点,挑你的漏洞找你的麻烦,你能躲得开……”
  她待要反驳,张了张嘴,什么也说不出来,说什么呢?老妈说的全是事实!全是她常常考虑的事实!
  樊正妈那形象,每次想起来都恐怖,有一次做恶梦,还梦见结婚后和她大吵大闹,醒来后冷汗淋漓。
  凌燕忽然觉得无比烦恼,无语倒在枕上,老妈轻轻拍她的肩膀。
  “樊正有这样的妈,这样的妹妹,谁知道他的性格怎么样,说不定也是个性格暴戾的人……”
  “不是,樊正性格很好的,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迁就我……”她连忙辩驳,被老妈冷冷打断,“那是表面现象!很多男人在婚前对妻子都是千依百顺,到手后就翻脸不认人,没听说过吗‘结婚就是从奴隶到将军’,到时候他的本性就露出来了,把你当奴隶使唤。万一再有什么家庭暴力,打得你鼻青脸肿,你看电视上,这种事还少了……”老妈在学校是教导主任,专门教育人的,讲起道理一套一套,句句点在关键部位!
  “对了,你爸爸以前有个老同学,就在樊正他们社区派出所,你听听她怎么介绍你一心要嫁入的家庭……”老妈扔出杀手锏。
  “妈……”凌燕彻底绝望了。
  回房后,给樊正发了个短信,“你在做什么?”那边很久没动静,直到半夜,十二点以后,时间忽然闪动,上面三个字——“我想你!”凌燕的眼泪扑簌簌就掉下来,扑在枕头上。
  这晚上,风依旧很凉,不同的是,她和樊正都没有入睡。
  躺在床上,一遍又一遍回想和樊正的第一次见面,第二次,然后是无意间的牵手,手指间传来触电的感觉……懵懂的初吻,他们都是第一次,他紧张得连她的嘴都找不到!
  ——怎么能就此分手呢?虽然没有浪漫的情节,可是有那么多刻骨铭心的画面,温馨甜蜜,一想起来就要柔软到骨子里去的……
  真不该和老爸老妈讲樊家的极品信息的。不但讲,还追求讲得绘声绘色,呈现惊心动魄……
  凌燕悔得肠子都青了!
  现在好了,老爸老妈坚决反对,历数樊家人的劣迹斑斑,其中不但有她提供的,还有老爸那老同学提供的:某年某月,樊正妈和谁谁谁大战,,某年某月,樊正妈和谁谁谁吵架……
  听着都叫人难堪!
  她拣了个这样的婆家!
  可是,因为这样的婆家,就放弃樊正,以后的日子里,和他形同陌路,见面不相识,或者,再也不见面……
  怎么可以?
  绝不可以!
  她猛地摇头,坚决不去联想那样的结局。
  辗转反侧。凌燕第一次体会到,在ziji家里,平时可以无拘无束,但有的时候,还是需要适当保留地shhua,特别是ziji挑选的男友和婆家有缺点的时候,更要谨慎处理。来自ziji父母的反对意见,那就要比任何反对意见都要可怕!
  怎么劝说父母呢?当然不能像樊秀那样大吵大闹,那样会伤害父母的感情,他们也是一片苦心。、可是怎么办?
  她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去shangba。上车后遇见樊秀。樊秀神情有些异常,很冷淡和她打招呼,然后坐到离她很远的地方去。想来是和吴明铭的恋情受阻所以心情不好吧!她没有在意,也没有心情在意。
  樊秀果然和吴明铭坐在一起,窃窃私语小声说笑,偶尔转过头来看她,眼睛里有一丝探究,凌燕终于注意到,不由浮起一丝疑惑。
  樊秀属于那种藏不住话的人,想了又想,到底还是忍不住,xiabang的时候跑来找她。“燕子,我哥没来接你?”
  “没有!”她静静道。
  “你坐公司车huiqub,没人来接你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樊秀四下看。
  “没有,会有谁……”凌燕忽然意识到什么,笑道电话你看见谁来接我?”
  “那天那个开宝马的男的,真帅哦,是你什么人啊?公司里的女光棍们都说要你介绍介绍,大家都想钓钻石王老五呢!”樊秀终于忍不住,转弯抹角刨根问底。凌燕忍不住笑了,“那个啊,是我三哥,我干妈的erzib!他从国外huilaim,干妈请我们全家吃饭,所以三哥来接我。”
  原来,和谢添吃几顿饭,已经成了八卦的来源了!
  她平时历来不喜欢参与八卦,更不喜欢牵涉到ziji的八卦。要是别人这样问,她多半都不会搭理,可是现在是未来小姑在问,答案会直接传送至樊正耳朵里,还有樊家。
  她不得不忍住别扭的感觉,像回答审查一样回答详细,并且注意了措辞“我们全家”。
  可惜很多人听别人shhua,都不会认真倾听,只会注意ziji想要的那些字词。樊秀也属于这绝大多数人!
  这话听到樊秀耳朵里,注意的关键词是“三哥”,“干妈的erzib”,“回国”,脑子里顿时浮现“青梅竹马”,更加为ziji哥哥捏了把汗。怪不得这两天她哥哥没精打采,脸上没有丁点笑容,原来遇上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了!
  “难怪我哥这几天闷闷不乐,原来他以为你有别的男人追了!”樊秀也哈哈笑,仗着ziji一向心直口快,装作失言的样子。
  “别的男人?”凌燕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xiawu樊正一直很沉默,原来已经在背后听了不少风言风语了,而且这风言风语的途径来自他妹妹,他自然要深信不疑的。难得他还沉得住气,没有问ziji!
  是沉得住气还是暗中猜疑?凌燕愤怒起来了!
  回到家门口,在小区的花园里坐了很久,凌燕看了N次时间,上面仍旧没有樊正的来电显示。她终于忍不住拨了号码,那边,樊正淡淡唤电话燕子!”
  “你是不是打算就这样算了,想和我分手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本来她想好好安慰他的,听到那平静的声音就来气。
  那边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哑声道电话你真的这样打算?”
  “什么我真的打算?不是你想分手吗,这几天dianhua也不打,也不来接我,你是怎么想的,就是想分手对不对?”
  本来想沟通一下,解释误会的,但是女孩子蛮不讲理的性子忽然上来了。
  樊正苦笑了,“燕子,这几天我打dianhua来是你妈妈接的,说你很忙,我来找你,你们家也……”他住了口。很多事情,不用说得那么详尽了吧!
  他叹了口气。
  “我妈妈,我们家,什么都是我们家不对!你就没想想你妈,还有你妹妹,那叫什么事啊,当着我的面就生打死闹,我爸我妈怎么放心我嫁给你,父母天性,那是很正常的……”她索性稀里哗啦倒出来,樊正不语,听了很久,终于痛苦道电话这么说,你嫌弃我家,所以要和我分手了……”第五节 你嫌弃我家,要和我分手第五节 你嫌弃我家,要和我分手是 ,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