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心中的恨(第三更)

小说:重生农村彪悍媳 作者:四叶荷

  反言之,罗大山的意思是只有她周云梅这样庸俗女子才只能配给他罗大山了,跟他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现在她倒是想看看,罗大山说的仙女一样的女人到底配给了如何样的一个好人,如今竟然沦落到住在这个地方。
  因此,周云梅就抱着一种很矛盾的心情在一边等着。
  两人也不知道在那边等了多久,大概有个把小时吧,一直也不见秀桃进出,弄的周云梅都觉着站的腿软了,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
  但见罗大山却一直笔直的站在巷子口,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巷子里边,周云梅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大概是又过了半个小时,突然从巷子里边传来一阵吵闹声,紧接着,见住在巷子里边的好些人都从屋里出来了,往吵闹的那边看去。
  然后一弄清楚是哪家在吵架的时候,大部分都显的很漠然,又立即回了屋里,好似这种场面已经看得多了,见怪不怪的样子。
  依着罗大山站的位置,他不肯定到底是巷子最里头那一间屋子在吵架,但是他却很担心是不是秀桃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他便往里边走了几步。
  正当罗大山想走进去几步搞清楚的时候,只见一男一女从巷子里跑出来。
  走在前边的是个男孩子,男孩子很年轻,看着也不过二十来岁左右,手里拿着一把钱,匆匆的往巷子外边跑。
  后边一个披头撒发的的女人在一路追,看着应该有些年纪了,步子都有些蹒跚,一直都追不上前边的男孩子,但嘴里却在急急的喊着,“小伟,你别一下子把钱都拿走了,留点给家里,家里这几天都没钱买吃的了。”
  “没钱就去舅舅家里拿,舅舅那那样有钱,不要白不要。”被称作小伟的倒是放缓了脚步,然后转头看向跟在他身后跑的女人,颇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而且当年要不是为了他,你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吗,会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吗,我也不会生在这种家庭。”
  很明显,女人不想提起这些事情,她没接话,只是仍旧说着钱的事情,“小伟,我前几天才问你舅舅要了几百块,我哪里还好意思要,你给我留几十块,做生活费,你总不忍心看着我在家里活活给饿死吧。”
  小伟听后,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怜悯,然后犹豫了一下,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抽出了几张钞票烦躁的看着,“哎,算了,算了,这点钱给你,烦死了。”
  男孩子说着,还十分不耐烦的一把将钱给丢在地上,正好丢在罗大山的脚边。
  下意识的,罗大山便想着低头去帮着把钱捡起来给那妇人。
  罗大山才一捡起钱,那女人就跟疯了似的,一把走过来抢过罗大山手里的钱,喊道,“你别动,那钱是我的,是我的。”
  因为如此靠近,罗大山才看清楚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看清楚女人容貌的那一刻,罗大山彻底愣住了。
  这不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想见的秀桃吗?
  虽然三十年不见,秀桃的容颜老去,皮肤也不像以前那般白静,穿着打扮也邋遢了很多,可是她的五官还是很熟悉,更何况是自己一直放在心上的人,他哪里会认错呢。
  只是,这样的秀桃和他想象中的天壤之别。
  面前的秀桃穿着一件肥大的粗布褂子,也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上边到处是洗不干净的油渍和一些黑黑的不知道是些什么,头发也只是在后边挽了个简单的发髻,前边的头发到处散着,灰头土脸的,脸色蜡黄,好似长期吃不跑饭一样,这就是乡下的女人可能都要比她好看。
  因此,即使罗大山知道自己不会认错人,可是却也迟迟不敢认,双眼却是一直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
  而此时的秀桃,因为生怕罗大山捡了她的钱走,她慌张的跑过来就从罗大山手里抢过钱在放在手里数,也顾不上看捡她钱的是谁。
  等把钱数完之后,她才发现对面的人一直定定的看着她,她觉得纳闷,才将目光移到对面的人身上。
  很明显,她也一眼就认出了罗大山。
  虽然说罗大山一直在乡下生活,日子过的也不算顶好,但是因为男人的穿者打扮几十年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所以秀桃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自是,秀桃也是有很长一阵子的反应不过来,她的身子又颤了颤,睁大双眼一直看着罗大山,也迟迟不敢认。
  终于,等两人都反应过来之后,罗大山激动的拉过秀桃的胳膊,颤着声音问到,“秀桃,是你吗?”
  秀桃一听到罗大山熟悉的声音,当即鼻子一酸,眼眶里仿似有眼泪要涌出来的,但是她竭力忍住,然后一把挥开罗大山拉着她的手臂,装作不认识罗大山一般,摇着头说,“我不是什么秀桃,你认错人了。”
  说完,秀桃转身就打算要走人。
  但被罗大山一把挡住了去路,罗大山十分肯定的看着她说,“秀桃,是你,我知道是你,我不会认错人的,你就是当年在罗家村的那个秀桃。”
  说到当年,秀桃顿时觉得羞愤万分,其实这些年,她一直在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年要代替哥哥去乡下,然后在乡下逼不得已做了那些事情,导致自己沦落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
  因此,她这次是狠狠的一下子就推开了罗大山,眼神中好似带着丝恨意,又好似是发泄一般的道,“我说了你认错人就是认错人了,我根本不叫什么继秀桃,也不知道秀桃是谁,你要找人去别的地方找,别找来这种地方。”
  罗大山见秀桃这样,丝毫没有介意,他继续道,“秀桃,你可以忘了我,但是你不会忘记我们的孩子吧,他现在已经长大了,还参了军,在部队做的很好,也结婚生子,一家四口过的很好。”
  在说到孩子的时候,秀桃眼神中的恨意好似又多了几分,她也不再说不肯承认自己是秀桃了,就那样不管不顾的嚷了起来,“别再跟我说孩子,要是没有那个孩子,我刘秀桃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好恨,好恨,恨自己,恨你,恨那个孩子。”(未完待续。)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