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只要他好好的活着

小说:重生农村彪悍媳 作者:四叶荷

  方秀看到血迹和那辆有些眼熟的自行车时,身子不由的抖了抖,拉住方萍英的胳膊,寻求安慰一般道,“大姐,广生今儿不会骑自行车,他肯定会坐公交车的。”
  方萍英也认得那是周广生的自行车,因为周广生的自行车有时候为了带昊昊,特意装了一个小孩子坐的那种小竹椅篮子,而那辆自行车上边就有那个小椅子。
  她的身子也微微抖了下,然后勉强自己镇定下来,拉着方秀已经有些瘫软的身子,往人群那边走,“我们过去看看。”
  两人才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穿着军装的小士兵的喊声,“嫂子,这里。”
  小战士跑到方萍英他们跟前,有些着急的问道,“嫂子,是不是罗营长给你打的电话,你们才赶过来的。”
  方萍英这下几乎是肯定是这次的事情与他们有关了,而且听到罗志勇的名字,她的心也跳了下,有些无语伦次的问道,“怎……么回事,好好的要我赶过来做什么?”
  “你们还不知道?”小战士心急的指了指前边围着的人,说道,“周司务长出了车祸……”
  小战士的话还没说完,只是听完车祸两字,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方萍英和小战士立即出手扶住她,方萍英拍了拍她的脸,大声地喊道,“秀儿,秀儿……”
  方秀半天没有反应,方萍英实在没办法,这个时候不能让她晕,她让小战士扶着方秀,自己下狠手在方秀的人中按了一下,方秀幽幽转醒,立即就扶着方萍英的手站起来,出声问小战士,“周司务长现在在哪,去医院了吗?”
  小战士点点头,“已经送去医院抢救了,首长安排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随后,小战士好似有很多话想说,可是想起刚才方秀晕倒的画面,他又不太敢说。
  方秀觉察到了,便直接道,“同志,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做好思想准备了,挺得住。”
  方萍英闻言,也冲小战士道,“说吧,反正到医院她也要面对。”
  小战士点点头,说道,“周司务长现在的情形很危险,我们本是打算通知他的人的,但是我们找不到他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所以不得已只得打电话过去给罗营长,罗营长说他来通知。”
  说完,小战士看了方秀一眼,询问方萍英,“嫂子,你们这是……”
  “她是我妹子,也是周司务长的对象,原本打算今儿去领结婚证的。”方萍英道。
  小战士知道他们是这种关系后,立即喊了方秀一声嫂子,然后就立即领着他们去了周广生所在的医院。
  他们跟着小战士到医院的时候,周广生还在里边抢救,情形不知,外边站着几个穿军装的军人。
  看肩章,应该都是周广生的上级,几人好似都认识方萍英,因为以前方萍英时不时回去罗志勇的部队那边,部队的大部分都认识她。
  几人一看到方萍英过来,稍微有些惊讶,他们还不太知道方萍英和周广生他们之间的亲戚关系,但小战士很快就跟他们介绍清楚了方秀的身份,几位领导跟方萍英和方秀握了握手。
  方秀一进医院之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和首长见过面后,她就去急救室的门口等着了。
  随后,方萍英问起了事情的经过。
  竟然没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因为没抓到肇事的司机,司机好似是撞完人就跑了,有路人看到,只知道是一辆黑色私家车撞的,却没人记住车牌什么的。
  还好,周广生出事的地方离他们部队不远,那里时常有部队的人出出入入,才能及时报了派出所,将人送来了医院,不然要是耽搁的久了,后果难以想象。
  方萍英觉得这事情说起来有些蹊跷,便问几个首长,“你们能判断的出,司机是有心还是无意吗?”
  “暂时不能肯定。”其中一位四十来岁左右,刚才方萍英听小战士介绍是许团长的首长道,“不过,那是个十字路口,平常容易出车祸,不排除是意外的可能。”
  若是这样,还真没什么好怀疑的,方萍英也没再问,就轻轻点了下头。
  许团长见状,给了方萍英一个保证,“还请两位同志放心,不管是部队还是派出所那边,都会竭力追查肇事的司机,绝对不会让人逍遥法外。”
  “谢谢几位首长。”
  周广生一直在手术室,生死未卜,方秀整个人呆呆的,已经临近崩溃,方萍英也没法子去分析,或是想太多,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周广生能吉人天相,好人有好报。
  周广生的情形不是很乐观,医生在手术室抢救了几个小时,医生一波接一波的进去,到最后出来的时候,还是带给了方萍英和方秀以及所有人一个不好的消息,
  “病人暂时还没有脱离危险期,需要观察二十四个小时才能确定,但你们家属要做好心里准备,病人在这次事故中伤了腿,即使以后能恢复过来,可能腿也恢复不到原来。”
  方萍英一听,立即追问道,“医生的意思是,他以后不能正常走路了?”
  医生轻轻摇了摇头,“可能没那么严重,走路应该是不妨碍,只是不能做重活,也不能再带兵打仗之之类的,但具体情形还得看他的回复情况”
  医生的话一说完,方萍英和方秀两人都同时吁了口气,说实话,要真是周广生能活过来,就算腿有点小毛病,对他们做家人的来说,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方秀当即还激动的拉着医生的手,恳求道,“大夫,腿治不好就治不好,就算是瘸了,我也不在乎,重要的是保住他的命,只要他好好的活着,别的我什么都不在乎。”
  “好,好,我们做大夫的一定会尽力。”医生也看出了方秀此时的激动,轻轻拍了下她的背,安慰道,“你们家属也别这么担心,病人今晚上是最关键的时候,如果他能熬过今晚上,应该就能渡过危险期。”
  方萍英和方秀一听,立即出声感谢,“谢谢医生。”(未完待续。)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