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遇上白静

小说:重生农村彪悍媳 作者:四叶荷

  桔子觉得也成,答应下来,“也行,我妈这阵子也一直催,而且我听黄林的口气,就是黄林在老家的老娘最近一阵子也在催生孩子的事情,我估摸着要是迟一阵身子再没有消息,黄林老娘又要杀到省城来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应付她。”
  想起桔子那个厉害婆婆,方萍英也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笑着跟桔子说,“不管怎样,先去医院看看,要是身子没问题,生孩子指日可待。”
  这距离上回桔子小产都近一年了,桔子和黄林只要在一起的时间,也努力过,但是肚子就是一直不见动静,桔子自己也有些担心,早想去医院看看,但是没人陪她去,她自己一个人又有些怕。
  听方萍英这样说,她立即同意下来,“行,那就去瞧瞧。”
  两人跑到医院,直接找的周大夫。
  周大夫给桔子检查了一下,笑着道,“桔子身体没问题,除了瘦了些,身体很好,但一直怀不上孩子,估计也是时间不对。”
  桔子不太明白这其中的奥妙,“时间不对?”
  “嗯,容易受孕的时间是在……”周大夫跟她们说了下女人一个月最容易受孕的时间,但是后来,却是也微微叹息了一声,“不过你们的对象都是军人,时间不宽裕,也难免会出现这种情形,我这里曾有好多军嫂来看病,今年都怀不上孩子的都有,你们在时间上要掐一下。”
  周大夫说的很仔细,桔子听后,有些脸红,“知道了。周大夫。”
  周大夫看多了这种小年轻,倒是不太在意,她嘱咐道,“嗯,怀孕这事情也不能着急,顺其自然,有时候人太紧张了。也难怀得上。”
  “嗯。”
  跟桔子说完话。周大夫又笑着问方萍英,“小方,你家两个小家伙怎么样呢。有两个多月了吧。”
  方萍英笑着回道,“都挺好的,周大夫要是有时间就来我家铺子里坐坐,顺带可以看看两个小家伙。”
  周大夫立即笑着答应下来。“行,等哪一日我休假。就约上桔子妈一起去看看你家那俩小家伙,我接了这么多年生,当真还从未看到过长的那样好看的小家伙。”
  桔子笑起来,调侃方萍英说。“嘿嘿,罗营长和我这嫂子都长的好看不,生下来的孩子能不好看么?”
  方萍英瞪了桔子一眼。笑道,“长的好不好看是其次。我只要他们健康快乐的成长就好。”
  周大夫看着两人笑了会,倒是也赞成桔子的话,“没错,医学上也有这种说法,父母长的漂亮,儿女漂亮的几率大。”
  两人在周大夫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后来见来看病的人多了,两人便跟周大夫告辞,起身走了。
  也是真巧,两人一走出医院没多远,竟然在门口看到白静和周广生两人。
  只见周广生穿着一身军装笔直的站在医院门口,眼睛看着远方,眼神冷的像刚从冰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而一向非常高贵的白静此时却有些气急败坏的好似跟周广生在说着什么,只是周广生好似并不愿搭理她,许久才会低头微微扫她一眼,神情极为不耐烦。
  桔子见着两人,轻轻推了方萍英一下,示意方萍英看那两人。
  方萍英和周广生并不是特熟,和白静更是有仇,懒得搭理,她拉了桔子一把,打算直接拉着人走。
  但周广生不知道怎么就瞧见他们了,原本绷着的脸竟然冲她们一笑,然后朝他们走来,笑着打招呼,“嫂子,弟妹,这么巧啊。”
  方萍英也笑了笑,才想跟周广生打个招呼,却是被桔子抢了先。
  桔子看了周广生一眼,然后没好气的瞪了在一边站着的白静一眼,出声道,“是挺巧的,不巧也不会碰见你们家这尊瘟神。”
  周广生自然知道桔子的心思,他的神情有些尴尬,立即跟桔子赔罪,“弟妹,上回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本是想来看看你,但是部队的工作实在太忙了,我只是跟黄林赔了个礼,没亲自去医院看你,现在身子好些了没。”
  “好些了,谢谢司务长的关心。”桔子却仍是不肯放过白静,“但是周司务长,你有时间还是好好看着你媳妇,多给她上上政治课,也提高一些的思想觉悟,别给我们军嫂丢脸。”
  白静闻言,脸色一沉,蠕动了嘴唇想要说话,却是被周广生给及时拉住了。
  周广生冲桔子笑道,“是的,是的。”
  看桔子还想再说,方萍英怕等会闹起来,就拉着桔子,跟周广生告辞,“周司务长,我们这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不耽误你。”
  “行。”周广生笑着点点头。
  方萍英拉着桔子急忙走了,等走远了,方萍英小声跟桔子说,“其实周司务长人也不错,只是媳妇娶的不好,你别老是针对他。”
  桔子撇撇嘴,“那也没办法,谁让他是白静的丈夫呢,我要是不说,我心里这口气出不出去。”
  方萍英叹了口气,劝着桔子,“算了,都过了这么久,要说也是我连累你的,她当时想害的人不是你。”
  桔子想起这事,眨了眨一双八卦的眼睛,跟方萍英咬着耳朵,“我当真也是奇怪,你说白静都这样去追求你们家罗营长了,怎么周司务长还是不和她离婚,难道他真如外界传言的,说周司务长因为要依靠着白静的家境,所以一直讨好白静。”
  方萍英见过周广生几次,对他的印象倒是挺好,“瞧着周司务长不是那种人的,你别乱猜。”
  在方萍英和桔子说着话的同时,其实周广生和白静正在为离婚的事情争执。
  周广生皱眉看着白静,“既然你心里没有我,为何还不离婚,这样的日子过的有什么意思。”
  白静皱眉,神情带着些许的不甘心,“你当初就知道我心里没有你,你不是照样娶了我。”
  周广生神情极为严肃,“白静,我娶你的时候,是因为觉得你年少无知,被人骗了,不管是谁,在年少的时候总会做错事情,我爱你,所以不愿揪着你的错误不放,愿意去宽容你。”(未完待续。)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