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感动

小说:重生农村彪悍媳 作者:四叶荷

  谢谢璇儿飞飞的香囊,谢谢伊简柒的打赏,谢谢两位亲爱滴。
  ————
  虽说罗红兰对方萍英佩服之极,觉得她弄出来的这些山楂酱也是个好东西,但她总觉得做买卖不是这样容易的事情,对这东西能不能挣钱心里还没底。
  她瞅了方萍英一眼,欲言又止。
  方萍英笑着问她,“咋回事,有话要说?”
  “嫂子,咱们这东西一定能挣钱,万一亏了,该咋办?”罗红兰说完,又觉得自己这样说好似不太合适,又忙冲方萍英解释,“嫂子,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担心……”
  “我明白。”方萍英笑着安慰她,“就如你大哥说的,这东西就算亏了也没啥大事,也不费啥钱,左右也就是不到十块钱的事情,真要是亏了,也不是啥弥补不了的损失,有你大哥在身后担着。”
  说到罗志勇,罗红兰的心定了,对这桩生意好似也有些信心了。
  她冲方萍英呵呵一笑,“嗯,不担心了,咱们这买卖指定能挣钱,到时候我帮着嫂子一起挣钱。”
  方萍英嗔了她一眼,“啥帮着我一起,你从头到尾都跟着我弄,挣了钱肯定有你的一份。”
  罗红兰听后,立马冲方萍英摆手,慌急慌忙的拒绝,“我不要,我啥都不懂,就帮着你烧烧火,要是你不弄这东西,我在家也要做这些活,而且做的还比这些活多了去。”
  “那这样,这东西要是挣钱了,到时候你那份我帮你一起攒着,你要用的时候随时来我这里拿,若是不用,我就帮你攒着,等你出嫁以后要急用的时候就随时来我这里拿。”方萍英本是想说她出嫁的时候一并给她,但想起她前世嫁的人,又改了口。
  但罗红兰仍是坚持不要,“嫂子,你别说钱的事情,这钱我肯定不要。”
  “行了,这事你别管了,我拿主意。”方萍英打算等挣了钱之后再跟罗志勇商量,看看怎么帮着罗红兰将这钱给存着。
  要是罗红兰前世的命运没什么改变,这些钱给她攒着以后指定有大用处。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周云梅他们都不在,只有罗志勇在院里翻看那些山楂。
  见方萍英回来,罗志勇脸上带着几分笑意,“这么快就回来了,蜂蜜买到了?”
  “买着了。”方萍英说完,又拿出篮子里用纸包着的布料冲罗志勇晃晃,“你瞧,我还给咱们一人买了身衣料打算做衣裳。”
  罗红兰从方萍英手里接过布料,拿去罗志勇面前给他看,“大哥,嫂子给你的衣料选了好久呢,你瞧,色片喜欢吗?”
  媳妇给买的衣裳,罗志勇心里自是极其喜欢的。
  但这男人嘴上不会说好听的话,他看了看布料,淡笑道,“我穿常服的时间不多,不是让你别给我买,自己多买两身吗?天气冷了,总也要件衣服替换。”
  “这不是有吗,要替换的等以后再说,我还有些旧衣服。”方萍英说着,将给自己买的那件红色布料抖给罗志勇看,还笑着说,“看这红色的衣料好看吗,我特意多扯了几尺布,到时候给红兰做件城里人穿的那种小坎肩。”
  “坎肩是啥?”小姑娘总是喜欢穿新衣裳的,罗红兰听说自己也有份,高兴的拽着方萍英问,“是跟背心一样的衣裳吗?”
  “不是背心,但是没有袖子,可以套在衬衣外头穿,城里人最兴这个。”方萍英边说边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
  “谢谢嫂子。”罗红兰听了,此时心里别提有多感动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长这么大,她从来都是被家里人遗忘的那个,久而久之她也习惯了,从不会跟翠兰或者罗志明那样去周云梅面前争宠,时间长了,周云梅就更加没当她是一回事。
  就说家里人做衣裳,罗翠兰是一年做好几回,她却大多是紧接着罗翠兰的不要或是做了后不喜欢的衣裳穿,真正的新衣服要到过年的时候才会有一件。
  方萍英和罗志勇看着罗红兰有眼泪在眼眶子里头转,也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罗志勇难得亲近的摸了摸罗红兰的头,“啥丫头,谢啥,以后缺啥跟你嫂子说,咱买得起就买。”
  方萍英也笑着将罗红兰搂到跟前,“嗯,以后等嫂子挣钱了,给你去城里买好多好看的衣裳。”
  蜂蜜买了回来,罐子也晾干了,方萍英便喊上罗志勇和罗红兰一起帮忙,像昨儿那样将山楂弄成山楂酱,剩下还有一半,方萍英特意弄成了山楂糕。
  虽说这些东西的程序不复杂,但时间还是要那么久,他们只有三个人,而且是半个上午才开始弄的,自然又耽误了做饭的时间。
  但这回周云梅倒是没发脾气,只是脸色不好看,随后便吩咐罗翠兰和方秀去做饭。
  今儿的方秀和罗翠兰两人倒是热乎,以前只要轮到他们做活,那日两人的脸色必定不会好看,众人在院子里也能听到他们在灶屋摔东西的声音。
  今儿两人却是非常乐意做活一样,方秀还一边帮着方萍英他们刷锅收拾东西。
  完了,她笑着问方萍英,“大姐,这东西你在哪学来的,在家的时候你咋不弄呢。”
  方萍英看了她一眼,随意回道,“前儿个无意中在书上瞧见的,就想着试试能不能做成,没想到弄这东西也不难。”
  方秀连忙点头,“嗯,这东西瞧着色片极好看,去镇上肯定好卖。”
  “还不知道,到时候再看吧。”方萍英又看了她一眼,觉得方秀今儿这样不挑事的模样还真是难得,不管她是什么心思,只要她主动示好,方萍英倒也不会计较以前的事情。
  “你打算卖多少钱一瓶,这东西也花了些本钱吧。”方秀看了看灶台上的那些酱,又出声问方萍英。
  方萍英看着方秀,心里直觉方秀有话要接着说,但是她突然想起她都差点忘记给这东西定价了。
  虽说这时候的物价她大致也记得,但山楂酱这东西没人做,是个新鲜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定价合适。
  想着,方萍英也懒得管方秀到底打算说什么,便只是丢一下一句话,便去了院子,“你们先做饭,我去和你大哥他们商量一下,看这东西卖多少合适。”

365体育备用 - 官方网站